三吉

不是音乐家。

5月在火车上

十四年后再一次用毛笔誊写心经

“言”是空心的,当我把话从嘴里说出来的时候,承诺也好,计划也罢,它都成为了空话。男人应该少说话。“上”是黑色的粗体,从昆明火车站暴徒到山东麦当劳打死人,中国的男人什么时候那么会给自己找借口。逃跑,旁观变的心安理得。男人该上的时候就要上。这是使命,我愿意舍生取义。“让”表示谦让,不争。安心做好自己。不懂则罢,从此不再赘述含义